<address id="17vdn"></address><sub id="17vdn"></sub>

      <sub id="17vdn"></sub> <thead id="17vdn"></thead>

        <thead id="17vdn"></thead><address id="17vdn"></address>

        媒體報道

        青年學文化丨揭去面紗 看清“多面派”宋高宗的原貌

        北宋末年,金軍揮戈南下,打碎了汴京城內的酣歌醉舞?;諝J二帝及眾多皇族被俘,僥幸漏網的康王趙構意外繼位,史稱宋高宗。強敵肆虐,內廷混亂,趙構經歷了時代狂飆下的家國喪亂,更有維揚驚夢、苗劉之變、淮西之變等一系列變故,步步驚心。在宗澤、李綱等人的輔佐下,終于在臨安立穩腳跟。掌管著南宋小朝廷這艘巨輪,行駛在風雨多舛的社會大轉型時期,生性驕奢淫逸的他,如何應對這矛盾重重的內憂外患?

        這本傳記以豐富扎實的史料為基礎,以宋高宗趙構跌宕起伏的一生為主線,多層次多維度展現南宋初年內困外憂的政治局勢,描繪皇權與相權之間復雜激烈的斗爭,再現南宋社會、政治、文化所經歷的“中國向內轉”的歷史進程。

        微信圖片_20220215085552.png

        古語稱以史為鑒,今人說不要忘記歷史。任何民族都需要從歷史中提取民族進步的營養素,更何況是中華民族。但是,歷代統治者為一己一群的私利,可以強調和宣傳某些歷史教訓,又隱諱和抹殺某些歷史教訓,這是不足取的。一個真正的愛國者,應當絕對正視本民族的一切缺陷和錯誤。只有有勇氣正視所有重要的歷史教訓,克服和改正所有重要的缺陷和錯誤,才是一個真正偉大的、不可侮的現代民族。

        批判我們民族的壞傳統,以反省過去;反省過去,可能對開創未來起一點作用。這是筆者撰寫宋高宗傳記的宗旨。什么是我們民族的壞傳統呢?依個人之見,可否概括為專制、愚昧和腐敗六字,而其對立面則是民主、科學和清廉。

        筆者希望通過對宋高宗趙構罪惡一生的描述,對當時專制腐敗政治的剖析,有助于人們了解中國特色的專制,以及專制與腐敗互相依存的關系。中國歷史上的內亂外禍,一般都與專制政治下的腐敗密切相關。

        在君主專制時代,本朝人寫本朝皇帝,司馬遷筆下的漢高祖,可能是唯一成功的典型。劉邦自稱“而公”(你老子),看到有人戴儒冠,就摘下當眾溲溺,一個粗野的流氓形象躍然紙上。我們不能不佩服司馬遷傳神的史筆。

        司馬遷以后,史學美化本朝皇帝的功能得到了“發揚光大”,一個又一個皇帝,大抵都在其冠冕之下,蒙上一層又一層面紗,使人難以認出他們的真面目。當然,也并不排除有相反的情況,如金海陵王完顏迪古乃(完顏亮)成為政治斗爭中的失敗者,金朝官史中便將他說得一無是處。偉大的唐朝史學家劉知幾倡導直書,反對曲筆。然而在專制淫威下,“唯聞以直筆見誅,未聞以曲詞獲罪”,“欲求實錄,不亦難乎”!

        宋朝是中國古代官史纂修最發達的一個朝代。記錄宋高宗的主要官史有日歷1000卷,實錄500卷,今已失傳,而其傳世史料之富,則超過宋朝其他各代皇帝。宋高宗個人經歷的戲劇性,也非其他皇帝所能比擬。按照傳世史料很多虛美之詞、隱惡之筆,要塑造一位尊號為“光堯壽圣、憲天體道、性仁誠德、經武緯文、紹業興統、明謨盛烈太上皇帝”,謚號為“受命中興、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憲孝皇帝”的形象,確是綽綽有余的。然而這種形象的塑造愈是成功,必然距離史實愈遠。

        記得我曾對前輩學者李埏先生說,宋高宗可以說是個兩面派。他糾正我的說法,說是個“多面派”?!岸嗝媾伞币辉~很準確地把握了宋高宗的本質及其形象的復雜性。例如元朝史官居然將這個具有荒淫、殘忍內涵的皇帝,說成是“恭儉仁厚”之主。這應當承認是南宋官史對“中興之主”裝扮的成功,更應當承認是宋高宗對自我形象裝扮的成功。

        由此可見,要對一個“多面派”作面面俱到的深入解剖,是并不容易的,但關鍵仍在忠于史實,必須對真偽混雜,浮詞多而實錄少的傳世史料,認真下一番去偽存真、由表及里的功夫。

        歷史現象具有客觀性,但一旦形成文字,就不能沒有主觀性。歷史學家寫歷史,不能不尊重客觀史實,但對某些事件和人物,也不可能沒有是非和愛憎。中國傳統史學既強調奮筆直書,又強調褒善貶惡,即主觀與客觀融合,是不錯的。作為人物傳記,作者如果不是在尊重史實的基礎上,既有褒善的仁心,又有貶惡的狠心,只怕很難有成功之作。若對歷史上的罪惡一概采取平恕的態度,麻木不仁,似并不足取。事實上,面對各個時代橫暴和腐敗的專制統治,治史者的良心必然受到震撼,渴望著用自己的史筆去鞭笞罪惡。

        宋高宗所處的時代是各個方面的矛盾和沖突十分劇烈的時代,歷史演出了一幕幕可歌可泣、可悲可嘆的活劇。時勢造英雄,英雄造時勢,這是中國古老的歷史哲學命題。兩者在某種意義上都有一點道理,卻又很不完全。

        歷史現象紛繁復雜,最難以作科學的剖析和說明。迄今為止,歷史學中雖也有一點數學和統計學,但在很高程度上并無數學的精確性。往往出現以下的情況,時勢出英雄,卻又不能成全英雄,特別是理想的、成功的英雄。相反,時勢有時也可讓小丑充當主宰國運的角色。結果是一小撮人的鬧劇、丑劇和絕大多數人的悲劇交互演出。

        我想,宋高宗的傳記,他本人及其寵信者所制造的一個時代的鬧劇、丑劇和悲劇,他們在國難當頭、國恥深重的情勢下,依然制造、縱容和包庇腐敗,縱情聲色,只怕可以說明這一點。

        我個人本著嚴肅的態度,并竭盡綿薄之力,以求寫好這部傳記。至于此書的成敗得失,則有待于廣大讀者和史學界的品藻和鑒裁。

         

          王曾瑜,1939年生,上海人,1962年畢業于北京大學歷史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博士生導師。長期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曾任中國宋史研究會會長,專業從事宋遼金史研究。著有《鄂國金佗稡編、續編校注》《盡忠報國——岳飛新傳》《岳飛和南宋前期政治與軍事研究》《宋朝軍制初探》《遼金軍制》《宋朝階級結構》等學術專著。

        (原載于2022年2月10日《河南青年時報》8版)


        河南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河南文藝出版社京東旗艦店
        河南文藝出版社天貓店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网站,中国少妇,97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