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7vdn"></address><sub id="17vdn"></sub>

      <sub id="17vdn"></sub> <thead id="17vdn"></thead>

        <thead id="17vdn"></thead><address id="17vdn"></address>

        媒體報道

        宋史學家王曾瑜:宋高宗趙構實為一個“多面派”


        提起宋高宗趙構,人們首先想到的詞就是:昏君。龜縮江南,屈膝求和,以莫須有的罪名冤殺民族英雄岳飛的正是此人。在宋史學家王曾瑜看來,宋高宗實為“多面派”。由王曾瑜所著的《宋高宗傳》一書,以豐富扎實的史料為基礎,以宋高宗跌宕起伏的一生為主線,多層次多維度展現南宋初年內困外憂的政治局勢,描繪皇權與相權之間復雜激烈的斗爭,再現南宋社會、政治、文化所經歷的“中國向內轉”的歷史進程。

        宋高宗.jpg

        宋朝是中國古代官史纂修發達的一個朝代。記錄宋高宗的主要官史有日歷1000卷,實錄500卷,今已失傳,而其傳世史料之富,則超過宋朝其他各代皇帝。

        作為研究宋史的大家,王曾瑜先生認為,宋高宗個人經歷的戲劇性,也非其他皇帝所能比擬。按照傳世史料很多虛美之詞、隱惡之筆,要塑造一位尊號為“光堯壽圣、憲天體道、性仁誠德、經武緯文、紹業興統、明謨盛烈太上皇帝”,謚號為“受命中興、全功至德、圣神武文、昭仁憲孝皇帝”的形象,確是綽綽有馀的。例如元朝史官居然將這個具有荒淫、殘忍內涵的皇帝,說成是“恭儉仁厚”之主。這應當承認是南宋官史對“中興之主”裝扮的成功,更應當承認是宋高宗對自我形象裝扮的成功。然而,王曾瑜卻坦言:“這種形象的塑造愈是成功,必然距離史實愈遠。記得我曾對前輩學者李埏先生說,宋高宗可以說是個兩面派。他糾正我的說法,說是個‘多面派’?!嗝媾伞辉~很準確地把握了宋高宗的本質及其形象的復雜性?!?/span>

        北宋末年,強敵入侵、內廷混亂,徽欽二帝及眾多皇族被俘,僥幸漏網的康王趙構意外繼位,史稱宋高宗。趙構經歷了時代狂飆下的家國喪亂,更有維揚驚夢、苗劉之變、淮西之變等一系列變故,在主戰派與主和派之間搖擺,執掌南宋這艘巨輪行駛在風雨飄搖的時代浪潮里。趙構是聰明人,善于把自己偽裝成一個仁厚之主,中興之主,也越來越擅長帝王之術,把岳飛、李綱、韓世忠、秦檜等當作他的棋子;而深入骨髓的“恐金癥”是他一連串對金政策的根源。

        宋高宗2.jpg▲宋高宗畫像

        中國歷史上的內亂外禍,一般都與專制政治下的腐敗密切相關。談及《宋高宗傳》的寫作初衷,王曾瑜表示:“希望通過對宋高宗趙構罪惡一生的描述,對當時專制腐敗政治的剖析,有助于人們了解古代特色的專制,以及專制與腐敗互相依存的關系?!?/span>

        金軍揮戈南下,打碎了汴京城內的酣歌醉舞。后來,趙構在宗澤、李綱等人的輔佐下,終于在臨安立穩腳跟。掌管著南宋小朝廷這艘巨輪,行駛在風雨多舛的社會大轉型時期,生性驕奢淫逸的趙構,如何應對這矛盾重重的內憂外患?《宋高宗傳》以史實為基礎,限度地重返歷史現場,透過宋高宗多變面具背后,引領讀者去偽存真,看清宋高宗及他所處的那個時代。比如關于趙構的出生,據明代文人周清源《西湖二集》載:宋徽宗趙佶一日于汴京宮中同鄭娘娘游壽山艮岳而同樂,飲酒醉臥,夢見宮門“呀”地一聲,闖進一人。此人頭載沖天冠,身著袞龍袍,腰系白玉帶,足穿無憂履,堂堂一表,儼似天神之貌,凜凜一軀,巍然帝王之形。而王曾瑜通過考據史料,發現周清源的記載純屬穿鑿附會。他在書中寫到:宋徽宗的王皇后死后,鄭氏立為皇后,喬氏也于大觀三年(公元1109年)“進貴妃”,她為皇帝連生七子。韋氏“才一御幸”,便懷身孕。按前述宋徽宗待宮女的慣例,遲至“崇寧末,封平昌郡君”。大觀元年(公元1107年)二月,“進才人”。五月二十一日(公元6月13日)夜,時年二十八歲,生宋徽宗第九子趙構。韋氏后“進婕妤,累遷婉容”。(以上記事見《會編》卷211,《要錄》卷147紹興十二年十月丙戌,《宋史》卷20《徽宗紀》,卷24《高宗紀》,卷243《鄭皇后傳》,《韋賢妃傳》,《喬貴妃傳》,《宋會要》后妃1之5,3之9,《建炎以來朝野雜記》甲集卷1《顯仁韋皇后》,《皇宋十朝綱要》卷15,卷20。韋氏身世據《周益國文忠公集·雜著述》卷10《思陵錄》上,乃蘇頌之孫蘇文瓘所述,當是可信的。喬貴妃的年齡據《靖康稗史箋證·開封府狀》。)她顯然并不受宋徽宗的寵愛,依賴喬貴妃,生了貴子,才得以在皇宮中占有“嬪”的地位,但與義妹喬氏相比,尚差十一階。

        宋高宗3.jpg

        ▲歌頌趙構即位之作《中興瑞應圖》(局部)

        王曾瑜先生無疑掌握了遠比書中所寫多得多的史料,但在運用過程中卻并不囿于史料,而是融入自己對史料的辨識和研究成果。比如對于岳飛的死,宋人記載說法頗不一致,有“賜死”說、“梟首”說、“中毒”說、“拉脅”說種種,王曾瑜在比較諸說之后,認為宋佚名《朝野遺記》中“其斃于獄也,實請具浴,拉脅而殂”的記載較為合理,更能表現宋高宗及其幫兇的殘酷,于是采而用之。而對于誰是殺害岳飛的真兇之問,王曾瑜在《宋高宗傳》中也作了解讀?!霸犁鎸τ谧娓福ㄔ里w)的遇害,只引用《野史》的記述:‘按《野史》,方獄之未成也,秦檜自都堂退入小閻,食柑,以手書柑皮者競日。俄以小紙付老兵,持至寺,而先臣遂報死。初未有旨也。嗚呼!檜其欺君哉!’《朝野遺記》又增添了情節,‘秦檜妻王氏素陰險,出其夫上’,當秦檜‘食柑玩皮’,若有所思之時,‘王氏窺見,笑曰:老漢(此詞宋時含貶義)何一無決耶?捉虎易,放虎難!’于是秦檜以‘片紙入獄’,殺害岳飛。這兩條記載都屬荒誕不經。沒有宋高宗首肯,秦檜連正八品小官胡銓也未能隨便處死,豈能輕易處死一個正一品大臣呢?岳珂所以單取《野史》之說,是為了強調‘初未有旨也’。他必須諱避宋高宗的罪責,不能把宋高宗的圣旨寫進《鄂王行實編年》,卻又無法否認‘有旨’的事實。其實,《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卷12的刑案原件已記載得一清二楚,不容有任何誤解。刑部、大理寺狀提議,‘岳飛私罪斬,張憲私罪絞’,‘岳罷私罪徒’,并說‘奉圣旨根勘,合取旨裁斷’。宋高宗當即下旨:‘岳飛特賜死。張憲、岳云并依軍法施行,令楊沂中監斬,仍多差兵將防護?!貦u、萬俟離以刑部、大理寺名義上狀,主張保留岳罷生命,尚不能滿這個獨夫民賊的意。紹興十一年的陰暗歲末,即十二月二十九日,三個許身民族戰場的斗士,終于慘死在投降派的屠刀之下??梢宰鳛榍貦u矯詔,殺害岳飛等三人的一條證據,是《宋史》卷200《刑法志》的記載:紹興十一年,樞密使張俊使人誣張憲,謂收岳飛文字,謀為變。秦檜欲乘此誅飛,命萬俟禹鍛煉成之。飛賜死,誅其子霎及憲于市。汾州進士智浹上書訟飛冤,決杖,編管袁州。廣西帥胡舜陟與轉運使呂源有隙,源奏舜陟贓污僭擬,又以書抵檜,言舜陟訕笑朝政。檜素惡舜陟,遣大理官往治之。十三年六月,舜陟不服,死于獄。飛與舜陟死,檜權愈熾,屢興大獄,以中異己者,名曰詔獄,實非詔旨也。其后所謂詔獄,紛紛類此,故不備錄云。此段文字估計是元朝史官抄自南宋《中興四朝國史》。從語意上看,似并非說岳飛和胡舜陟兩獄‘名目詔獄,實非詔旨’,而是說岳飛與胡舜陟死后,秦檜‘屢興大獄’,‘名目詔獄,實非詔旨’。筆者曾查閱《建炎以來系年要錄》等史書,結論為即使是胡舜陟以后的詔獄,‘秦檜可以在進呈冤案和獄中嚴刑逼供時,上下其手,但并未在制度上突破詔獄的有關規定,而私自矯詔。詔送大理寺和最后裁決權仍操于宋高宗之手’?!端问贰肪?00《刑法志》的記載,實際上不過是反映了南宋史官為這位‘中興之主’諱惡,而諉罪于秦檜,故不足憑信?!?/span>

        總之,河南文藝出版社出版的這部《宋高宗傳》,顛覆了按順序羅列史料的敘述傳統,把艱澀的古文史籍轉化成趣味盎然的大眾語言,以史家的大手筆和大氣魄,取專題分講的形式,以簡馭繁,提綱挈領,通過剖析兩宋之交的社會結構、文化心理,再現當時南宋小朝廷內政外交窘迫而又復雜的社會局面。(讀者報全媒體記者 何建)

         


        河南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河南文藝出版社京東旗艦店
        河南文藝出版社天貓店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网站,中国少妇,97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