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7vdn"></address><sub id="17vdn"></sub>

      <sub id="17vdn"></sub> <thead id="17vdn"></thead>

        <thead id="17vdn"></thead><address id="17vdn"></address>

        媒體報道

        青年學文化 | 岳南用考古鐵證寫中華史背后


        百余年來,隨著中國現代考古學的發展,百萬年的人類史、一萬年的文化史、五千年的文明史,都借由扎根在田野間的考古人和他們發掘的遺跡、文物,逐漸顯現出被遮蔽的容顏。

        逢中國現代考古學誕生100周年,近日,繼《河洛古國——原初中國的文明圖景》《中國華彩——〈唐宮夜宴〉戲里戲外》等書之后,“中華文脈”叢書又一部重磅作品《岳南大中華史——從北京猿人、三星堆到清東陵》(以下簡稱《岳南大中華史》)正式發布。

        《岳南大中華史》.jpg《岳南大中華史》

        中華考古文學協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百萬級暢銷書作家岳南,在數萬個考古遺址、墓葬中,精心摘選“北京人”頭骨、仰韶彩陶、三星堆等12個中國最為重大、最具代表性的考古事件,在非虛構文本之間,讓讀者穿越古今,切身感受先民的真實生活以及在歷史的長河中逐漸形成的厚重璀璨的中華文明。

         

        開始是因為好奇和想賺酒錢

        《岳南大中華史》的創作,可追溯至30多年前。

        1990年5月的一個周末,正在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讀書的岳南,到北京昌平十三陵游玩?!拔耶敃r就在想,是什么時候建立的十三陵?什么時候建立的定陵?什么時候這個皇帝死去了埋在這個陵里頭……這么多問題促使我想寫一個東西,把這個事情反映出來?!?012年岳南在接受公開采訪時表示。

        那時岳南常到魏公村喝酒,喝一場五十元。“那個時候稿費千字三十元,寫兩千字是六十元,就能喝一場酒。當時寫一寫,就能寫三萬字,是九百元錢,能喝多少場酒??!”岳南說。

        一點好奇,一點賺酒錢的想法,成就了岳南的第一部考古紀實文學作品《風雪定陵》,該書出版后成為中國臺灣地區《中國時報》1996年十大好書排行榜冠軍之作,還曾榮獲美國《世界周刊》暢銷書排行榜冠軍,也成為此后岳南30余年堅持書寫考古文學并完成十一卷本“考古中國”系列叢書的開端。

        2020年8月,河南省委宣傳部策劃、設計和推動,中原出版傳媒集團負責實施的全媒體重大出版工程“中華文脈”叢書正式啟動。根據規劃,該叢書將包括文明之源、文化經典、文化名人、文化創造、文化黃河與文化傳播6大板塊。在此基礎上,河南文藝出版社、讀客文化與岳南策劃本書,以12場考古大發現為基礎,從北京猿人到明清,用一個又一個不可辯駁的考古實證,將璀璨的中華史串聯起來、呈現出來,成為“中華文脈”叢書又一重磅作品。

         馬王堆出土的帛畫.jpg馬王堆出土的帛畫

        用考古鐵證書寫中華歷史

        20世紀初,隨著現代考古傳入中國,考古逐漸在中國興起。長期以來,岳南希望通過一個又一個考古鐵證,真正展現中華文明的源遠流長、璀璨耀眼。

        在《岳南大中華史》的寫作中,岳南同樣希望通過一百年來的田野考古發掘成果,由遠及近、由點成線地連接起來,以物證對應史籍,用出土的遺跡、遺物來推斷和驗證中華民族文化與文明的來龍去脈,亦即中華大家庭與個體的人,在歷史長河中所隱含的生命密碼。

        為達到這一目的,多年來,岳南走訪中國多個考古遺址,做采訪筆記達百萬字,為讀者在古今交織與中外錯綜的敘事里,重建對中國歷史的認知。

        “大眾對中國史的認知其實是在中國百年來的考古發掘中被重新述說和塑造的,所以我們不能放棄歷史文明存在的證明?!痹滥险f,而且,不僅要關注大眾的、熱點的考古成果,也要關注小眾的、冷門的考古成果。

        《岳南大中華史》書寫的大部分考古發現,都來自中原地區之外的文明遺址,尤其是用較大篇幅講述了古蜀國、曾國這些相對“邊緣”的文明和歷史。這背后體現的正是岳南的大中華史觀,他希望大家用一種更廣闊的視野去看待歷史。

        《岳南大中華史》只是一個粗線條的開端,今后十年岳南還將用同樣的審美標準有計劃地采寫50個左右的遺址,通過遺址的發掘物來驗證和研究中華文明史,更平衡、更完整地書寫中華史,預計未來還需三部書的體量,“這50個遺址主要是人類一萬年文化史以來每一個階段有代表性的,比如紅山文化、牛河梁文明、良渚文明等,然后在宋、元時代要深挖,找到反映那個時代精神與社會生活狀態的東西,這樣,整個一部中華史就顯得飽滿豐碩得多了”。

        30多年來,岳南不斷探索著考古文學的寫作,用文學的方式搶救了一部分可能將會失去的資料、信息,并逐漸形成了考古物證——史料史籍——發現、發掘故事——三者融會貫通的寫作方法,使讀者閱讀時仿佛進入遠古與現代相互交替的空間,直接與祖先們對視、對話,聆聽他們的歡樂與苦難,感知他們的艱辛與血淚。

        岳南(左一)與“北京人”頭骨發現者賈蘭坡 .jpg岳南(左一)與“北京人”頭骨發現者賈蘭坡  

        “我采訪的人里有80%都不在人世了。如果自己不寫,很多考古故事就隨著考古人的去世而消失了?!痹滥媳硎?。

        在寫作中,岳南認為,自己不是考古的參與者,而是一個記錄者,要保證寫作的真實性。“(新的)出土遺物和學者間的爭論對我沒有什么影響,無論什么觀點我都盡可能完整地記錄下來,讓讀者看明白就夠了?!?/span>

        (原載于2021年12月16日《河南青年時報》1版)

         


        河南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河南文藝出版社京東旗艦店
        河南文藝出版社天貓店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网站,中国少妇,97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