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7vdn"></address><sub id="17vdn"></sub>

      <sub id="17vdn"></sub> <thead id="17vdn"></thead>

        <thead id="17vdn"></thead><address id="17vdn"></address>

        媒體報道

        陀思妥耶夫斯基:人是一個奧秘 應該破解它

        編者按:2021年,是偉大的俄羅斯文學家陀思妥耶夫斯基誕辰200周年,全世界的文化界都在隆重紀念他。在寫出成名作《窮人》之后不久,“解開‘人’這個謎”成了他一生的創作信條。作為俄國文學史上最復雜、最糾纏的作家之一,陀氏的《罪與罰》《白癡》《鬼》《卡拉瑪佐夫兄弟》等大部頭小說并不好讀,讀他的中短篇小說或許是理解作家的另一條途徑。

        本文特摘選中國俄羅斯文學研究會理事、著名翻譯家曾思藝關于陀氏中短篇小說的文章,以引發更多讀者對其人其文的全面認識。

        陀思妥耶夫斯基 1.jpg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20多篇中短篇小說,都擅長以多樣的形式探索復雜的人性。早在1839年8月16日致哥哥的信中,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宣稱:“人是一個奧秘,應該破解它。哪怕為此付出一生的代價,也不要說枉費時間。我探索這個奧秘,因為我想成為人?!备鶕渌枷氚l展和藝術探索的特點,陀氏這20多篇中短篇小說,大約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早期(1844—1849),主要有中短篇小說:《窮人》《雙重人格》等。這是作家的創作初期,主要是學習、探索階段,也是其精力旺盛、才思泉涌的階段,作家的20多篇中短篇小說,有將近一半創作于此時期。

        從創作伊始,陀氏就表現出兩個鮮明的特點:一是關注“小人物”;二是注意探索復雜的人性,而這在早期又主要表現為注重人物心理的描寫,尤其重視不同條件下“小人物”的心理變化。這兩個特點,他保持了終生并在后來的創作中有深入的發展。其筆下的“小人物”有共同點——貧困、軟弱、對未來充滿了恐懼,但又都有各自的個性。

        陀氏早期除了大量描寫“小人物”外,還塑造“行善的惡棍”(偽善地充當弱者庇護人)形象,如《窮人》中的地主貝科夫、《樅樹晚會和婚禮》中的尤利安、《涅托奇卡·涅茲萬諾娃》中的彼得·亞歷山大羅維奇,這類形象后來發展為《罪與罰》中的盧仁、《白癡》中的托茨基;反映婦女尤其是兒童的苦難,如《涅托奇卡·涅茲萬諾娃》;思考藝術家的悲劇,如《涅托奇卡·涅茲萬諾娃》中音樂家葉菲莫夫的悲?。哼^高估計自己的天才,浮躁地對待藝術和生活,滿足于輕易取得的成功,不再付出艱辛的勞動,不僅毀掉了自己的才華,而且毀滅了家人。 

        這個階段探索復雜的人性更突出的表現是:描寫心理和性格復雜的個性,集自卑感與自尊心于一體的人,其典型表現是雙重人格。

        陀思妥耶夫斯基較早在小說中把雙重人格這一主題引入俄國,創作了中篇小說《雙重人格》(一譯《化身》) ,描述小公務員高略德金被一個長相跟他一樣但性格比他卑劣的人小高略德金糾纏的故事,表現作者對復雜人性的認識(人格分裂)。

        在俄國文學中最早探索雙重人格,是作者一系列揭示雙重人格作品的濫觴,也顯示出作家描寫雙重人格和心靈兩極斗爭的創作特色,即從抽象的道德倫理原則看人,把人的心靈看作善與惡、上帝與魔鬼進行不間斷斗爭的場所。這種同貌人主題和寫法對此后的俄國文學產生了較大影響。

        在藝術形式上,陀氏早期的十幾個中短篇小說,形式多樣,變化較多?!陡F人》《九封信的故事》是書信體故事?!陡F人》采用書信體裁,敘述一個年老貧窮的小官吏杰武什金同情被地主迫害的孤女瓦爾瓦拉的故事,以人道主義的憐憫心描寫“小人物”,著力挖掘“小人物”的內心世界,強調他們具有“人的尊嚴感”。同時,小說也寫出由于經常生活在貧困之中,飽受欺凌與侮辱,窮人往往是神經質的、病態的人,對生活悲觀絕望。小說具有悲劇性的抒情風格,并充滿令人窒息的陰郁情調,而女主人公對她的命運的妥協,可以說是作者后來宣揚的順從、忍耐等觀點的萌芽。盡管俄文學評論家別林斯基認為這是“我們第一部社會小說的嘗試”,但小說實際上頗具哲理性,并且具有對人的心理世界(窮人的自尊)深刻的分析性。

        《雙重人格》《女房東》則借鑒了德國浪漫主義、果戈理的傳奇情節與神秘故事,如《女房東》繼承了果戈理《涅瓦大街》(1835)中美的毀滅的主題,但增加了“拯救被毀滅的個性”主題,增加了德國式的神秘主義和奇異事物,并且首次表現了女主人公的受虐狂心理——從自我折磨和自我懲罰中獲得微妙的和不健康的“樂趣”;《普羅哈爾欽先生》講述逸聞趣事,表現吝嗇、斂財(床墊中的銅幣、銀幣等價值兩千多盧布)的主題;《白夜》是筆記體、對話體小說,同時又是詩意盎然的愛情小說;《波爾宗科夫》《脆弱的心》《別人的妻子和床下的丈夫》《誠實的小偷》等則采用了喜劇手法,具有濃厚的喜劇色彩。

        第二階段是中期(1850—1863),主要中短篇小說有:《小英雄》《舅舅的夢》《斯捷潘齊科沃村的居民》《一件糟糕的事》《冬天記的夏天印象》等。這是作家創作的轉折期。

        由于參加彼得拉舍夫斯基小組活動獲罪,差點被槍斃,再加上將近十年的流放、牢獄與軍隊生活,作家早年激進的革命思想轉變了,形成了“根基派”(一譯“根基主義”,又譯“土壤派”)思想。這個時期由于環境制約,陀氏創作相對較少,只有寥寥幾篇中短篇小說及《死屋手記》等,而且嚴格來說,像《冬天記的夏天印象》這類作品,是文學速寫、旅行見聞錄,也就是說是散文而非小說。

        第三階段(1864—1877),主要有中短篇小說:《地下室手記》《鱷魚》《賭徒》《永恒的丈夫》《豆?!贰兑粋€溫順的女人》《一個荒唐人的夢》等。這是作家創作的晚期,思想更深邃,視野更寬闊,對復雜人性的探索更全面也更深入,藝術形式更新更豐富也更爐火純青。

        這個階段以《地下室手記》為代表。小說的無名主人公是個40歲的退休八品文官,這位地下室人以第一人稱的方式敘述展開整部作品,他的內心充滿了病態的自卑,但又常剖析自己。小說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地下室人的長篇獨白,內容探討了自由意志、人的非理性、歷史的非理性等哲學問題;第二部分是地下室人追溯自己的一段往事(與大學同學的聚餐與沖突),以及他與一名妓女麗莎相識和分別的經過。

        陀思妥耶夫斯基2.jpg


        美國學者考夫曼認為這部小說是存在主義的先聲,“《地下室手記》是一個人的內在生活,是他的情志、焦慮和決心——這些都被帶進了核心,一直到所有的景象被揭露無遺。這本在1864年出版的書,是世界文學中最富革命性和原創性的著作之一”。

        在藝術上,小說主要是地下室人的自白,但又不斷地與各種思想對話(包括別人與自己)。著名文藝理論家巴赫金指出:“談到《地下室手記》的主人公,我們簡直無話可說,他自己什么都清楚。例如,他懂得他對自己所處時代和自己社會圈子的典型意義,他給自己(內心狀態)做出心理甚或精神病理的冷靜判斷,他了解自己意識的性格特征、他的滑稽可笑和他的悲劇性,他知道對他個人可能作出的種種道德品格上的評語,如此等等?!?/span>

        另一代表作是《賭徒》。小說描寫了新的題材:僑居西歐的俄羅斯貴族生活,主人公阿列克謝由于狂熱的愛而走進賭場從此變成狂熱的賭徒。巴赫金認為這部作品典型地體現了作家的狂歡時空。巴赫金認為,輪盤賭像是狂歡節,生活中不同地位和等級的人聚到輪盤賭桌的周圍,一切全憑運氣和機會,因此就變得一律平等了。他們在賭場的舉動也完全不同于普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賭博的氣氛,是命運急速劇變的氣氛,是忽升忽降的氣氛,亦即加冕脫冕的氣氛。賭注好比是危機,因為人這時感到自己是站在門檻上。賭博的時間,也是一種特殊的時間,因為這里一分鐘同樣能等于好多年?!?/span>

        此外,《一個荒唐人的夢》被巴赫金評價很高,認為 “這篇小說幾乎囊括了陀氏創作的主要題材”。(摘自《陀思妥耶夫斯基中短篇小說選》序言)


        河南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河南文藝出版社京東旗艦店
        河南文藝出版社天貓店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网站,中国少妇,97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