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7vdn"></address><sub id="17vdn"></sub>

      <sub id="17vdn"></sub> <thead id="17vdn"></thead>

        <thead id="17vdn"></thead><address id="17vdn"></address>

        活動備忘

        一封郵件詮釋《大秦帝國》作者孫皓暉的內心世界

        作者:河南文藝出版社


        別人家的孩子已經開始在讀《大秦帝國》了,你家的呢?


        自從《大秦帝國》被鄭州市文化路一小四年級八班的班主任老師列為給學生們的推薦書目,這部504萬字的巨著便被孩子們廣為傳閱,成為他們熱愛討論的熱門話題。在家長心目中,這是一位有情懷的,很有閱讀高度的老師。


        11月9日下午,受這個班級之邀,我社宣傳編輯楊莉(同時也是《大秦帝國·點評本》的策劃編輯之一)和《大秦帝國》原責編許華偉(現調任河南美術出版社總編輯)一起,為兩個班的同學和家長們做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大秦帝國》分享會。


        編輯和同學們分享了《大秦帝國》的創作歷程,怎么讀好這套書。孩子們反應熱烈提問踴躍,活動時間從原定的1小時延長到2個小時。趙高為什么要指鹿為馬?韓非子是李斯害死的嗎?李斯為什么會答應趙高立胡亥為太子,讓扶蘇自殺?……他們舉起小手爭先恐后拋給編輯許華偉各種問題,直到老師對編輯說,不能劇透太多,讓孩子們自己去從書中找答案,才算平復了他們提問的熱潮。


        今年正好是全套《大秦帝國》首次出版面市十周年。十年前這些孩子好多還沒有出生,十年后這套書依然有它持久不衰的生命力。這是好書的力量。


        作者孫皓暉花費16年時間(從43歲寫到59歲)寫成這部目前篇幅最長的歷史小說,他感覺苦不苦,累不累?編輯楊莉,特地和同學們分享了她曾經和孫皓暉通過的一封郵件,從中可見作者的內心世界和心理高度。


        通郵件的起因是,2008年《大秦帝國》上市后發行和影響很好,但是很快出現盜版,淘寶網上公開低價叫賣的盜版甚多。


        作為宣傳編輯,楊莉便想以作者的口吻擬寫一封“告讀者書”,言及作者為寫作此書16年來所歷經的酸辛,16載青燈黃卷胼手胝足,黑發人寫成白發人,504萬字可謂字字皆是血……她想請孫皓暉把這些意思發在他的博客上,以“苦情戲”贏得讀者支持正版,當楊莉發郵件給孫皓暉征詢他的意見,他回復說:


        我有一個不變的理念:為自己為社會做事,永遠不說辛苦。我蔑視那些動輒呻吟的人。曾經有一個老朋友,作一點事就到處訴說辛苦,尤其是寫成一篇文章,更是嚷嚷得天下皆知,累死了是口頭禪。為此,我寫過一篇精神素描,稱他是“呻吟著前進的斗士”。事實是,這個老朋友的生命狀態很快便衰落了,至今幾乎已經完全喪失了戰斗力。我們應該有我們的風骨與氣度——永遠踏著勝利的戰果呼嘯前進。一切辛苦不足為人道矣!


        盜版很令人惱火,可是那種弱質化的呼吁,沒有好處。對自己的精神狀態更沒有好處。一個隨時檢視自己苦難的人,是無法做成大事的??嗍鞘裁??與其說是一種客觀現實,毋寧說是一種主觀感受。自己覺得苦,是真苦。自己不覺得苦,再苦也是一種境界?!洞笄氐蹏穼懽?6年,此前我也同樣,從來沒有在理論戰線停止過勞作,苦么?不。我感覺是充實的,甚至是甘之如飴的。幾天不工作,我就會煩躁,一旦工作,我就平靜而深沉,一切都是自己的精神世界……


        一切都是自己的精神世界,說得真好。這是一位作家巨人般的境界和格局。


        能成大事的人,一定都是狠人。這個狠,首先是對自己狠。是敢于決斷,能痛下決心。開始寫《大秦帝國》之前的孫皓暉40歲出頭,是西北大學法律系副主任、教授,獲國務院首批特殊津貼的專家,正值壯年,生活本可以這樣一馬平川地繼續下去,但是他在完成《中國古代經濟法制史》的論著而進行中國古代法制史的學術梳理時,深深陷入了戰國與秦帝國時代。在他看來,秦帝國創造的一整套國家體制與文明體系奠定了中國文明的根基,秦帝國興亡沉浮的五百多年(從秦立諸侯國到帝國二世滅亡),是中國歷史上最為自由奔放、充滿活力的黃金時代,那是一個大毀滅、大創造、大沉淪、大興亡,從而在總體上大轉型的時代,在那個“凡有血氣,皆有爭心”的大爭之世,名將輩出,大才如云,英主迭起,經濟、政治、軍事、文化都在這種大爭之世中碰撞出最燦爛的輝煌。但現實情況卻是,那個時代與我們之間的精神連接幾近蕩然無存。所以,將秦帝國的是非功過闡釋清楚,探尋兩千年中華文明之根,成了燃燒在孫皓暉內心的火。他覺得《大秦帝國》值得自己傾注全力去表現它,不做完這件事他的靈魂將永遠不得安寧。他做了一個震動了身邊所有人的抉擇:辭去教授職務,遠離故土,自我放逐至海南——只為了獲得一個完全不受干擾的環境。


        這是一次偉大而決絕的自我放逐。為了獲得心靈的巨大自由,進入精神的無我之境,最深地徜徉于戰國與秦帝國時代的歷史煙云。連他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從開始《大秦帝國》案頭工作到他畫上最后一個句號,竟然歷經了16年光陰。這16年中,他電腦都用壞了四臺,有的鍵盤的按鍵都敲出了手指頭坑。


        編輯還告訴同學們,當有人問及孫皓暉在創作中遇到的艱辛和困境,他卻說:對于長時間的研究與寫作,任何技術性的準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還是精神準備。就是說,你是否真正進入長期鏖戰的精神狀態,是否準備好為一件有意義的文化工程耗去一生最豐茂的時段,甚或直到生命終結。


        一席話聽得家長和同學們眼神灼亮,靜寂無聲。無疑,對學生和家長們來說,這場分享會是很好的一課。是《大秦帝國》之緣,讓200多顆心靈在那個深秋的下午悄然點燃,能量劇增。

         

         

        特別推薦

         


        《大秦帝國·點評本》

        孫皓暉  著

        謝有順、胡傳吉  點評

        河南文藝出版社

        2014年9月

         

        本書有以上兩種封面的版本

        著名評論家點評,新增插圖和注釋

        性價比最高


        河南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河南文藝出版社京東旗艦店
        河南文藝出版社天貓店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网站,中国少妇,97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