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17vdn"></address><sub id="17vdn"></sub>

      <sub id="17vdn"></sub> <thead id="17vdn"></thead>

        <thead id="17vdn"></thead><address id="17vdn"></address>

        活動備忘

        《李佩甫評傳》分享會對話摘要:“比才華更重要的是情感和態度” 活動分享

        作者:2018-10-14 11:23:22

        10月13日下午,《李佩甫評傳》分享會在鄭州紙的時代書店舉行。我們整理出來了對話摘要,與讀者朋友們分享。

         

        任瑜:《李佩甫評傳》這本書,是孔會俠博士這幾年來傾注了很大心血創作的。在這本書里,她追蹤了李佩甫先生的人生經歷,他如何從一個小地方的小嬌娃,成長為一位有實力的作家,他的人生歷程,他的寫作經歷。會俠把作家的人生經歷、寫作經歷以及他的作品密切結合,去分析,不是評判,而是去體會,完成了這本書?,F在讓孔會俠來介紹分享一下為什么寫這樣一本書。

         

        孔會俠:我讀研究生時,在準備碩士論文時,在圖書館看書看到李佩甫老師寫的中短篇小說,被深深地吸引了,就把李老師的作品作為研究課題,用一周的時間把他所有作品都讀了一遍。

         

        碩士畢業論文寫的是李佩甫,致力于在鄉土文學的發展中把握他創作的整體特征。讀博士后,我延續了鄉土文學的學術興趣,有意拓寬視野、深化認識,注意在動態的文學發展格局中審視李老師的創作。再后來工作后,就特別想把李老師筆下的人物及他們所生存的中原大地這片土地搞明白,想追蹤李老師的生活和創作過程,去尋找答案。同時,也想借對李佩甫文學世界的認識,來透視自己身處的環境和人群,透視那塊土地的形態和命運,透視我自己,于是便有了寫這本書的愿望。我特別想在作家創作內部去了解文學創作。就這樣一直追蹤佩甫老師的作品,追蹤他的生活,我就是想把他的作品放在他人生的路徑和他思想、精神的轉變過程當中,兩方面結合來看他的寫作過程,看他的敘事的變化,他的思想的變化,甚至他情緒的變化,年齡的變化,對他文字呈現的一個作用。

         

        李佩甫:今天來參加孔博士的著作分享會,她為這個書花費很多心血,她寫作的時候對我的老家,那些鄉村,對我的親友,我走過的一些地方,做了全方位的采訪,很辛苦。這本書到底寫了什么,其實我到現在也還沒有拜讀過。(笑)我覺得她想怎么寫就怎么寫,這是她的權力。我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曾經我們在閑聊的時候,或者叫采訪,或者叫漫談,我和她談過。我和她談過我的童年,談過一些過去的生活。一開始我從來沒有想過當一個作家,也不知道將來要做什么,都是陰差陽錯??撞┦渴亲鲅芯康?,下了很大功夫,為了支持她,我今天來這里陪座,我愿意來支持一下。

         

        孔會俠:我們做評論的,很有幸碰到寫作對象給你支持,最難得的是給你很大的自由。他沒有因為你對他寫作困境或者創作問題的指出而心存芥蒂,他一直都是給我很大的自由。他的《平原客》出版后,有雜志約我寫評論,我寫好后發給他看,他一個字也沒動。后來直接發了。作為評論者,很真誠地表達對一個作家、作品的認識,很有幸遇到這樣一位長者。他給你很大的自由和信任。對我來說,寫這本書是這幾年最有幸的事情。在這里我也想對李老師特別表示感謝,對于他能給予評論者的自由,不干涉,但是,你回去后該看還是要看啊。(笑)

         

        任瑜:傳主與他的寫作者彼此互相尊重、互相信任非常重要。這里很真誠的一點是,會俠寫這本書基本上是不諱言的。對于作家李佩甫,他的作品,長處是什么,特點是什么,有哪些局限,會俠非常真誠地不遮掩地完全說出來,這不是一本贊美之書,這是一本很真誠的評傳。在這方面李勇也對李佩甫做過一個訪談,和佩甫老師有過深度的交流。

         

        李勇:在整個當代文壇上,李佩甫先生都是翹楚。沒有一個專門的評傳,對他進行系統的研究,是一個遺憾?,F在孔會俠的這本書的出現填補了這個遺憾。一方面,我為她感到興奮。一方面,又感覺有點酸爽(笑)。為這樣的書被她寫出來,感覺敬佩。對于評論者來說,都會有這種情結,每個人都希望找出一個能和他全方位對話的,心靈的交往的,這是文學研究者的夢想,所以我非常羨慕。李老師不是特別活潑、外向,性格上比較內斂、低調,這對評論者來說是一種災難。他不愿意多說。因為曾經有雜志找我約寫有關他的評論,我從2010年開始約,一直約到今年。當時因為他在寫長篇,后來成為他的代表作,獲了茅獎的《生命冊》。記得他說為了這個小說的一個開頭,寫了8遍,廢了8萬字,寫作很容易失去寫作感覺,在苦思冥想的狀態很怕別人打擾,我也很理解他的心情?,F在會俠把這個事情做成了,了卻了一個夙愿,我能體會到會俠的心情。一開始遇到一個好的寫作對象,這對自己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會俠對他的評價很中肯,提出的問題也很重要,比如才華和情感的問題……

         

        孔會俠:比才華更重要的是情感和態度,我在書里是這樣說的,但是并不否認才華的重要性。我的意思是說,才華,是作為先天的重要元素,但是投入的情感和態度才是最后決定你的才華能釋放多少,能否絢爛的重要因素。我不太看重很倚賴才華的作家,我更看重李老師這種有才華,很內秀,能夠用情感使他的才華最大化的作家。

         

        李佩甫:我是沒有才華。很多人活得都是很勵志的,很多作家、朋友有走向偉大、創作偉大作品的雄心。我早年很混沌,包括現在對自己的人生都不是極其清楚。往好處說是散淡,稀里糊涂。我從80年代以來,我身邊有一些有思想有認識的作家,會收集有關自己的評論,我不收集。對這個不是很在乎。就是一個不渴望走向偉大的作家。我底層工人家庭出身,寫作一開始是我的一個飯碗,對這個,不敢說不認真。創作了好多年之后,都沒有一個自己的作品目錄,對自己的東西都稀里糊涂。后來信陽師院的一個老師,把我30年來發表作品的目錄給做出來了。我是一個在人生當中沒有計劃,沒有創見,沒有渴望走向偉大。我對自己的定位是,生活在底層,也想生活得好一點,但沒有敢想走向偉大,也不覺得自己偉大,一直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很平凡的,文字工作者吧。

         

        任瑜:記得第一次見佩甫老師,以及之后見過很多次,對佩甫的感覺就是,他好像是最不像作家的作家,就覺得這個人怎么這么接地氣啊。我們想象中的作家,好像都是那種狂放的,很獨特的,但是佩甫老師讓人感覺特別親切,平易近人??赡苓@也是,或者說這才是,真正的作家。會俠找到這樣一個與自己心靈比較契合的研究對象、寫作對象,和他進行心靈的對話,會俠是自己發起的與佩甫的對話,這可能才是她寫作的真正的、內在的動力。會俠你能不能談談你寫作過程中的心靈的節點。

         

        孔會俠:我寫佩甫老師,是因為我從他的作品和人生,找到了一種生命經驗的類似,性格與精神上某些方面的類似,或者說是盡可能想讓自己未來的路,朝著他的精神,他的生活,他文字中體現的思想和精神的方向,盡可能地去接近。人活到一定歲數,對未來,會遇到一個嚴肅命題,要么你得過且過,隨著生活去改變你,生活中的任何東西都可能改變你,你變成一個非我的狀態。要么是你開始想未來應該是什么樣子。我寫佩甫老師,生命處于被喚醒狀態,內心很強烈地被召喚,讓我去做這樣一件事情。我想借他,能看清我自己的生命,借他能清理我自己的生命,借他完成我對文學的理解,借他讓我對未來很明確。借李老師,我突然發現,剛剛好。

         

        李老師是我隨時給他打電話想跟他聊一聊,他都說好,我在家等著你。在這里我也很想對他表示感謝。李老師是外表不愛說話,但他很內秀的。他是能夠把生活中的很多瑣事都過濾掉,但他內心里很明確的,是寫作方向明確的那種人。他對自己投入的事情,任何事情不會讓他有改變的。我最初寫作的心態,是借著對他內心和作品的細致觀照,梳理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私心。我特別注意吸取他的經驗,他有一句話,要把小說寫到極致。別人對待自己的事情,可能要注意的是一二三四五,他是那種心里只會想到一和二,不想其他的。這種看起來好像是不精明,反應慢,在宏觀的時間觀念里,未必不是一種智慧。他特別有定力。在寫這本書的過程,我也從中經歷了自己的成長。

         

        李勇:李老師,有人說你不善于寫女性,不善于寫愛情,你覺得是這樣嗎,為什么?

         

        李佩甫:1978年我寫的處女作,當時題目就叫《不會談戀愛的人》,后來被《河南文藝》的編輯,改為《青年建設者》,作為頭題發表。一開始就是不會談戀愛的人。寫女性,力量不夠,了解不夠多,對女性精神世界的描寫有很多局限。

         

        任瑜:看來是因為戀愛談得太少。(笑)

         

        李勇:有人說你善于寫大的、波瀾壯闊的生活,不善于寫小的、日常的生活。比如你寫官場,寫商戰風云,寫村支書面對一個村里種種的人和事,但是轉到客廳、臥室、沙發,就有意地省略掉,會簡寫,為什么?

         

        李佩甫:我比較恐懼洗衣服做飯這一類事。對小我、對家庭環境真是關注得不太多。這對我是一個缺陷,這真是提醒我了。

         

        孔會俠:這并不是缺陷。李老師他寫東西,關注的歷史、文化方面的內涵相對多一些,他寫家長里短的東西少一點,每個作家都有自己關注的著力點,有自己相對忽略的地方,這是人之常情。

         

        李佩甫:我從小生活在大雜院里,是在相對不很健康的環境長大的。幾百口人住在一個大雜院里,那是一種混沌的、盲目的、粗糲的生活。那時候不知道什么是健康,不知道給予是高貴的,不知道給予永遠是高高在上的。大雜院里的生活很雜,有時候會聽著有人整夜對罵的聲音酣然入睡。青少年時期靠閱讀,靠野讀,走遍世界。吃著文字的面包,才知道世界上有窗簾,有餐桌,有衛生間這樣的東西。閱讀,是一個人的人生走向稍微健康一點的唯一捷徑。

         

        孔會俠:一個作家完成一個作品,他一開始準備的度,在意的度,專注的度,決定著他能走多遠。我曾經采訪李老師,知道他為了寫平原上的那些草,他去田間地頭看了幾天的草,他去采訪研究植物的專家了解那些草,力爭認識所有的草。這些實地考察的工作,做得越詳細,他的作品才可能完成得越好。


        河南文藝出版社微信公眾號
        河南文藝出版社京東旗艦店
        河南文藝出版社天貓店
        免费人成在线播放网站,中国少妇,97狠狠狠狼鲁亚洲综合网